二十年·电商回忆录

2022-11-17

二十年·电商回忆录

作者:袁钰森

2005级电子商务学院财务管理专业毕业生

交通银行团委常委,交通银行四川省分行团委书记

自序

想给天府二十年校庆写点东西,提笔却又有点犯难。一来,时间太过久远,记忆的画面,早已被侵蚀得支离破碎。二来,是不知道该怎么定位,写给学校还是写给学生?亦或是写给自己。

放下手中的笔,我看着窗外曾经熙攘嘈杂的街道,如今只能听见虫鸣鸟叫。我正经历着上海疫情最艰难的时期,忽然想起上一次的此情此景,还是2003年的非典。封闭的校园里,蒲院长给我们讲如何面对人生种种,如何在逆境中保持乐观自信,现在想想仍然受用。蒲院长问我们有什么困难,我们都说很想家,其实现在也一样,只不过如今再被问及同样问题的时候,我的回答变成了没有。真怀念学生时期那真实的模样,那就写点关于大学真实的记忆吧,或许不够精彩、或许充满遗憾、或许有很多主观臆断、或许平淡且凌乱、或许也不是那么美好,都是些满是灰尘的琐碎,也是些难以割舍的情愫,就随着流淌的记忆真实写下去吧,这个二十年的电商回忆录…… 

(一)

最初的记忆

故事的开始,是在夏秋之交,CD机里循环着周传雄的《黄昏》,“过完整个夏天,忧伤并没有好一些,开车行驶在公路无际无边,有离开自己的感觉……”歌词与旋律有种代入感,一个人独自求学,憧憬与孤寂杂糅。

那时候,新校区还在建设之中,园艺山上一片滩涂。2002年我们是在财经校度过的,四栋建筑,临河靠山,一字排开。相向而对的,是一个建材市场,但早已不复当初功用。市场里满是满足学生各种“刚需”的店铺,大多还在门口立两个喇叭,放着周杰伦的《范特西》,满大街的“哼哼哈嘿”……

这种城乡氛围和青春躁动的年岁还是很搭的,大家都像挣脱高考枷锁的飞鸟,渴望自由。在我们眼中那就是乐园,在我们心中那就是CBD,吃喝玩乐一应俱全,承载着我们第一次聚会、第一次喝醉、第一次互诉衷肠、第一次莫名流泪……

我们是电商第一届,没有学长学姐,老师们大多也年轻,初为人师,没什么隔阂,因此感情更加简单纯粹。经常是月初富足,拉着老师一起聚餐,月末亏空,找老师蹭饭,守望相助、相互慰藉。这种亦师亦友的关系也渐渐成为了传统,在如今的天府仍有很深的印记,更准确的讲,算是“胎记”。

那个时候,财经校周边的美食便宜实惠,比较有特点的是竹雨网吧门口的春卷,一毛钱一个,一块钱十二个,沾着淡淡的甜醋,青脆爽口。还有学校背后没有招牌的烧烤摊,经常要排队,我们管它叫半坡烧烤。当然,印象最深的是小卖部一块钱一包的醉八仙,早课我总喜欢买一包拿来暖手,到教室再喝掉,身心俱暖、活力满满。

开校后的第一个大型活动是元旦晚会,大家都没经验,忙活了半个多月。我感觉那场晚会是集智慧和创意,纯手工揉出来的。背景板是宣传部召集同学画的,道具基本都是自己DIY的,为了营造氛围,会场内外贴满了POP手绘海报;现场的氛围灯,是用应急灯遮着彩色亮片改造的;为了烘托气氛,我们还把校园里的树上都缠满了黄丝带,路过的同学还好奇,以为要办什么“法事”;我印象特别深的,是有位同学捐赠了一箱“尖庄”,派上了大用场,在没有空调的跨年夜驱散了寒意、弥漫了酒香……美声、小品、健美操、话剧……节目轮番上演,很是尽兴,压轴节目是英语版的《大话西游》,演至尊宝的是外教Michael,据说后来他和教我们的英语老师结婚了,在桐梓林开个了西餐厅……

其实关于那场晚会的印象已经很零碎了,只留下些许的片段。散场后有一群男生在操场高唱“有多少爱可以胡来”,有女生在尖叫,有保安在制止,路灯下能看到呼出来的白气,远处的夜空在绽放烟火……这就是2002年的最后一天,年少的我们,一幕幕模糊的画面,一张张清晰的笑脸,定格在那里,属于大学最初的记忆。

(二)

绵阳,那座城

那时候的绵阳,干净且安静,城市不大,最高的建筑是新益大厦,沿街穿过人民公园就到了市中心。商业区很小,几条街的名字我一直觉得很俗套,三光街、翠花街、警钟街,和绵阳恬静的气质差异太大。

入校第二天,我就和三个室友来这里换装备,人手一条特别肥大的阔腿牛仔裤,走在大观园,一副不好惹的样子,有那么点青春叛逆的味道。后来,室友的主要开销成了游戏点卡,先是《传奇》后是《梦幻西游》,我的钱主要用来充话费了。

女生们比较喜欢逛街,每每在周末的街头总能遇到同学,也会惊奇地发现谁谁竟然在一起了。对我而言,逛街更多的是在普及新知识。我知道了女生最喜欢的牌子是艾格,那是我知道的第一个女装品牌,英文名是Etam,logo上的“E”是手写体,我错认成了“S”,因此很长时间我都管这个牌子叫“斯塔姆”,据说去年已经破产了,令人唏嘘。还有什么Only、Vero Moda,我也不懂,反正撞衫率挺高的。

大家聚餐喜欢去市中心的香辣虾、六月雪,或是西科大的大盘鸡、瓦片烧,以及各种各样的火锅、干锅、烧烤、串串。临园路上有家叫“蒋记豆花”的高档餐厅,都是学生家长来看孩子,捎上同寝室的一起去“打牙祭”。还有富乐路的锅巴土豆和翠花街的窝窝包子,一般都是打包,边逛边吃,逛吃逛吃。当然,最有名的还是“绵阳米粉”,满大街都是,我分不出哪家更好,但总是要加很多不要钱的酸菜,连汤喝完。

绵阳的公园多是依山傍水,富乐山、西山公园、越王楼,经常有白鹭成群飞过,动静相宜。《陋室铭》中的“子云亭”在西山公园,亭子是漂亮的蓝色琉璃瓦,看不出来“何陋之有”。

穿城而过的涪江很宽,江对面是科学城,那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个城市,官方语言竟然是普通话,原子弹就是那儿研制的。每次停电或是电压不稳的时候,我们都说是对面在“搞核试验”。从科学城到成都九龙宾馆有班车,我们经常蹭这个车往返成绵两地,能够往返的还有绿皮火车,走走停停,要咣当两个半小时,学生票价只要4块5。

我们很喜欢去西科大,那是个有烟火气息的地方,从园艺山过去要绕大半个绵阳城,最后一段路没有路灯,坐在车上能看见远方的灯火在黑夜中渐渐明亮,像是穿越一片沙漠,忽然映入眼帘的“拉斯维加斯”……

(三)

那些人,那些事

印象中是第三天正式开课,第一节课是选班委,坐我旁边的蔡松柏,我鼓动他当班长,最后他当了体育委员,其实他体能并不好,第一次体育课就晕倒了。后来,他承包了学生实验超市,担任学生经理,实现华丽转型,干得风生水起。2003年的时候实验超市就可以网购了,很超前,因为那一年淘宝也才刚刚起步。我一直以为他会成为企业家,但最后他选择了留校,负责就业,为更多的企业输送人才,格局很大。

大学一定是以学为主,电商学院亦是如此,学习几乎承包了我一整年的痛苦。倒不是因为老师要求多高,或是考试考得多难,主要是教材。怎么讲呢?拿到教材以后感觉“疯掉”或是“傻掉”的都是正常人,十几本书我能看懂的只有两本半,两本是《形势与政策》和《马哲》,半本是《微积分》,毕竟印的还是中国字,其余教材都是300至500页的英文原版。有人说“像是新手进了大佬村”,有人说“高考就是战五渣”,只记得领教材那天是个大晴天,我感觉阳光刹时寒冷。

时至如今,真心感谢学校给了我们一段自己与自己“死磕”的经历。我英语不好,第一学期为了查单词我用坏了两个“文曲星”。更让人崩溃的,是这些教材不是你能翻译出来单词就能读得懂。后来听说西财本部有中文全译版,我迫不及待去了南二门的旧书店,老板说早卖光了,你等下一届研究生毕业的时候在来吧。

实话实说,这些原版教材我没有哪本彻底读完过,更不敢说掌握、理解、应用得多深刻、多熟练。最大的收获是消除了“畏惧感”,敢啃“硬骨头”。我现在在银行从事金融研究,接触的“天书”也不少,但再晦涩的东西都能磨出来个七七八八,这都仰仗于大学“被虐”和“自虐”的成果。

被“虐”习惯的其实不仅是学生,老师亦是如此。印象深刻的是教我《供应链管理》的管勇老师,第一次他讲“Supply Chain”,我听成了“撒不来钱”,我感觉他英语水平应该就比我好一点点,顿生好感。后来我经常听见他在月朗星稀的时候加班备课朗读教材,起初就像念咒语一样,后来就很标准了。

当然,老师们教学治学都很严谨,理论和实践经验都很丰富。比如巴斯大学毕业的张之明老师,据说他以前是参与设计三峡大坝的,特别精益求精,容不得一点瑕疵,因此挂科率极高。还有以他为首的什么“夺命二张、勾魂双瑾”,具体的也记不清了,如果遇到了,“自求多福”吧。

我印象最深的是第一节《形势与政策》课,郝文杰老师讲的,他是团委书记,也是年级组长。他问我们“什么样的男人最有魅力”,我们答不出来,他说是“有思想的男人”。第二天,我就到新华书店买了“马恩列斯”的四幅画报,贴在床头,每天看着这些思想家入眠,梦想着怎么变成有魅力的男人。有这种“中二”行为的不止我一个,记得隔壁寝室贴的是孙中山,还有一个寝室摆着“思考者”的缩版雕塑。 

(四)

园艺山,猫儿梁

财经校时期,每个人都在憧憬着真正属于自己的新校园,2003年9月,我大二开学的时候,学校搬上了园艺山。

彼时的园艺山远没有财经校周边繁华、便利。最近的商区,是两公里外的上马村,那是个被农田包裹的真村子,有水牛和野兔出没那种。据说我们去了以后,园艺山有了个新名字,叫“科创园”。但我们更熟悉的,是那个斑驳的13路公交站牌——猫儿梁。电商的人在一起,总打趣说我们是“猫儿梁大学”毕业的,这是电商人共同的记忆点,是学校的代名词,是自己人才懂的“黑话”,也是大学故事的承载。

当然,她最先承载的是一栋栋崭新的教学楼和一千多名2003届的新生,对于2002届,我们感觉,那都是属于我们的。

话分两头,先说校园。现在天府的同学一定想象不到,我们的第一感觉是校园很大,极为空旷,广场的青石板延伸到远方,高耸的教学楼通达未来。这是有比较才会有的体会,她的确比财经校大数倍,而且七成以上都是绿地,连绵起伏。还有两个奢侈的大湖,一个叫“白鹭池”,一个叫“翠湖”,我们有一种从被“圈养”到被“放养”的畅快感。

我很喜欢教学楼又红又专的配色,与并不平整的青石板相得益彰。蒲院长说这是“斯坦福风格”,我觉得更有种克里姆林宫与红场的调调,不管像什么吧,甚是喜欢。

教学楼是有名字的,以前有个匾,行草字体“长风楼”,第一眼看到的同时,学校响起了撞钟一般的铃声。这种感觉很魔幻,仿佛告诉你象牙塔也是江湖。蒲院长说,这叫“小社会、大课堂”。

学生宿舍有四栋,叫博雅、思齐,还有两栋男生住的记不起名字来了,比本部的绿杨、银杏文雅有诗意,条件也好很多,本部的同学总自嘲是“植物人”,不做评价。

“白鹭池”其实不大,有竹林环绕,林间、池边有些长椅,椅边的地灯能发出恰如其分的光,仿佛看得清,又仿佛看不清,氛围感刚刚好。傍晚过后,同学们喜欢两两在此歇息交谈,经常是一座难求。后来,学生会为了安全,调亮了灯光,两两就此变成了“凉凉”。

当年的“翠湖”很大,湖心还有个小岛,叫“江心岛”。这里一直让我们佷神往,因为没有摆渡工具,我们只是路过,都没去过。据说后来有几个男生游了过去,登岛成功并受了处分。他们在检讨时说,看到了个通体发白的“湖怪”,一时间“翠湖湖怪”的传说神乎其神、流传甚广,有人说是大龟、有人说是江豚。多年后,学校填湖建楼的时候,捞起了个废弃的热水器。

记忆的场景还有很多,红味居、有间水吧、莫奇卡卡……知名不具、不为多表了。

再说新生,03届的到来让我们异常激动。记得迎新前要招募志愿者,报名特别踊跃,充分展现了电商首届学生乐于助人的良好风貌。迎新当日热闹非凡,我觉得那是集体亢奋的一天,原因应该是多方面的,新校舍、新同学、新气象,众多美好的事物同期而至,处处欣欣向荣景象。

2003届的阵容比我们强大得多,我们只有400多人,他们有1000多人,因此学校的很多活动有了阵仗阵势和质的改变,各类社团招新繁忙,各种活动参与广泛。

最具规模的活动是军训,两届学生同时参训。我的记忆里,那次军训实属严格,而且训期很长,完全军事化管理。军训的动员令里,蒲院长讲“像终身热衷锻炼身体一样热衷历练心志”。起初我们不以为然,军训开始后才知道是身体与心志的双重磨炼。不仅是站军姿、走正步、整理内务这些基本操作,我们还学了擒拿格斗和实弹射击,男生都练了倒功,就是以各种姿态倒地,这是一个你畏惧越多就会伤得越重的“变态”项目,前倒、后倒、侧倒、扑倒都练,没有护具护垫,都是硬着陆,摔得操场砰砰作响。那次军训之后,大家身体素质和精神面貌有了很大改变,小布尔乔亚的情调明显少了。军训对我触动很大,之后我还写了一篇思想汇报,题目是《做雅典学派的斯巴达勇士》。

最后也坦白一件事,这段记录是感同身受而非亲身感受,我是“漏网之鱼”,军训期间当了广播员,没有参训。我的搭档是03届的刘畅,我对她印象不多了,但总能回想起她军训中高吭播报:早春二月、大地复苏、万象更新……很像《动物世界》某一集的片头。 

(五)

好好学习

学习读书真的能够使人进步。如果非要给后来人一些建议,我觉得第一条就是好好学习,学什么都好,不用目的性、功利性太强,多学一点就行,就算是一些零星的知识也会在未来某个不经意的瞬间让你闪光,成为决定你命运天平的小小砝码。

学校的师资真的很强,只是你上学的时候体会不到,特别是电商。因为大多数老师和传统认知的教授不太像,他们不会太多展示或卖弄学术造诣,让你对他高山仰止、敬而远之。电商的很多老师都是“半路出家”,有丰富的从业经历和留学经历,以及丰沃的人生阅历。他们喜欢分享曾经的点滴,比如怎么卖魔芋粉、怎么修大坝、怎么布局车间、怎么清点钞票……他们还普遍乐于让学生上台讲,有时候是一个人一个人讲,有时候是一组一组展示,边演边讲,经常如此,多数是要求说英文的,叫Presentation,搞得很“内卷”。在电商读了几年书,我发现长此锻炼催生了一些共同的改变,就是你再是学渣、或是性格再内向,也永远不会害怕有人对你说“有本事你来讲”,因为之后属于你的时间会让他荡气回肠。

现在的说法,这叫做“案例式”“沉浸式”“场景式”教学和“翻转课堂”的综合运用。现如今已不是什么超前理念,但二十年前,挺反礼教、破天荒的。

其实,我也写不出来什么传道受业解惑的至理名言,或是能让你武功精进的“葵花宝典”,我们整个寝室的成绩都挺“渣”。每年春暖花开和秋高气爽的时候,我和同寝三友总是把大把时间放在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上,只有严寒和酷暑的到来才能让我们间歇性地觉悟,因为这预示着快要期末考试了。

期末冲刺阶段自习室总是灯火通明,来这儿的无非两类人,一类是要争年级头牌和甲等奖学金的,一类就是我们这种应个景的。老师们很负责,会主动加班帮我们各种答疑解惑,我们混入其中一副求知若渴的样子,虽然老师大多心知肚明,但也看破不说破,而且这种方式往往也能换来一些 “同情分”。管理学中,这叫“近期效应”和“宽厚性误差”,是提高绩效的不恰当方式,我们早已深谙此道。我现在讲课也经常会用到这个例子,学员们总是会心一笑或是神游往事,一副所见略同的样子,都是过来人。

仰仗老师的慈爱,学校的宽厚,我们这些学渣基本都能在及格线上飘过,但也有飘不过的时候。简单说,就是挂科了。我大学期间挂过两科,学校的理念是“一个头脑、两个工具”,作为“工具”的计算机和英语,我在大二下期同时挂了。关于挂科这件事情,现如今的体会是:平常心看待,但能不挂最好别挂,因为它关系你的推优、评定、保研、选调等切身利益。

挂科的后果是“惨痛”的,长期影响有,当期影响也有。因为挂科,我还被“免职”。孟虹书记找我谈过话,让我把学生干部的工作先放一放,集中精力学好文化课。之后还开展了“关于挂科能不能当学生干部”的专题讨论,结论是不行,我表示赞同,起初是口服心不服,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反面教案”,后来逐渐心悦诚服。

当然,学校永远不乏学霸,我印象比较深的是比我低一届的杨海燕同学,她是刻苦学习的典范,每天会在天不亮的时候去早自习,在晨读中看着太阳冉冉升起。我觉得这样的画面感和仪式感太美了,也坚持了一个礼拜,然后就病了。不过那个礼拜也有收获,我知道了学校有个国旗班,有几个小伙子每天在太阳升起的时候升国旗,他们都是三观很正有信仰的好学生。领班的小伙子头发很长,还扎了个辫子,我没有恶意的和老师谈起过这件事情,后来再看见他时,他剃了个光头,不知道是不是无声的抗议,弄得我挺惭愧的。现在他依旧在学校从事着党的事业,继续着初心和信仰,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当年国旗下长发飘飘的少年模样。 

(六)

关于爱情

爱情,永远是大学绕不开的一个话题。二十年前,家长对学生谈恋爱的主流态度是:高中不同意、大学不建议。学校的态度我不知道,我头脑中怎么也检索不出来院领导关于这方面的任何表述,只字片语都没有,我的解读是默许。反而是班主任们都挺关心,对谁谁和谁谁都了如指掌,他们普遍也是“吃瓜”,大家注意安全别太过火就行。

二十年前的电商,在这方面出奇的开放包容,记得我们还辩论过“大学生谈恋爱应该以专为主还是以博为主”,像是一群“舔狗”和一帮“海王”的道德论战,最后谁赢了已经不记得了。辩论这东西和爱情一样,本就说不清谁对谁错、孰是孰非。

大学生对爱情的渴望远比对知识的渴望来得迫切,大一开学后不久就“速配”了很多。03年初春的时候大概有45对,或是54对,那时候非典封校,情侣们的活动范围很小,就那么几个地方,我都数过。真实数据可能略多一点,因为一定还有不知道的隐蔽角落。

02届“速成”的同学大多磕磕绊绊走过了四年,挺不容易的,但毕业几年基本都散了。有人说是因为财大南门的雕塑“不吉利”,寓意“劳燕分飞”“毕业就分手”,我觉得没有一点关系。我熟悉的人中,只有周阳他们两口子走到了最后,炭火般温热而持久,像是“光华铁树”。

客观说,电商学生的颜值普遍很高,特别的03届,她们的到来让那个盛夏格外耀眼,我一度怀疑学校是不是要变成艺校,04、05届也不错,能打能扛。天府的我不清楚,应该也很好,我相信冥冥中一定有些潜在基因会一直延续。

那时候的感情是“真爱”吗?也许是,也许不是,要取决于你站在大学生的视角看,还是历经千帆之后再看。有人说,大学的爱情与爱无关,只与寂寞有染,我觉得这句话描写毕业分手后的故事更加恰当。大学的爱情,一定是发乎于真情的,因为那个年纪,既是你荷尔蒙的峰值时期,也是你肾上腺激素和多巴胺迸发最快的时候。所以是为爱而爱,爱得肆无忌惮,爱得轰轰烈烈,爱得刻骨铭心。

关于爱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也许是教学楼下的示爱烛火,也许是伫立在雨中的孤单身影,也许是盖着毛毯看通宵电影,也许是BT下载或者光驱播放的TVB,也许是熄灯后的N个夜晚为你织的手套围巾,也许是原以为会珍藏永久的大头贴、十字绣、石头记、许愿星,也许在那时重若磐石,也许到如今已云淡风轻,无法一概而论,拥有过就好,憧憬过也罢,有缘无缘都行……

(七)

学生干部

我入校就担任学生干部,干到了大三下期,中间有半年断档,算是比较久的了。学生干部如果是一门实践课,我醒得挺早、起得挺晚,不过那段经历也确实给未来打下了很多基础,某种意义上,我现在的工作也是当年学生干部经历的延续。

很多老师同学都认为学生干部是我的“标签”,其实这并不是我希望的大学设定。因为担任学生干部,内心总多了份持续的牵挂,言行也不能太“逍遥”,加之主要工作是帮助各类学生组织做好防误设计,协助学校做好学生思想引导,让这个本该充满青衿之志的舞台其实不能真正属于自己,虽有遗憾,但是职责所系。

万泉同学是学生会主席,我断档的那半年他把我的工作也兼了,担子确实挺重的。学生工作事无巨细,寝室之星评比、校园歌手大赛、各种体育联赛……每一项活动都凝聚着学生干部们的心血汗水,真的挺不容易的。我们没有经验,也没有参考样板,需要不断拓荒、不断试错,方案经常推重来,思路经常反复修正,有些活动效果也不及预期,但这种摸索中成长的过程很锻炼人。现如今,电商毕业的学生干部普遍成长发展得不错,大家交流起来也有共同语言,能够同频共振。我对四届电商的学生干部会由衷高看一眼,我相信他们有“打烂牌”的能力,这种能力很稀缺,职场上能逆风翻盘的战例太少,不敢逆风出征的人太多。

当然,当时对学生干部的非议也很大,特别是二十年前,大家对“学生”是第一性还是“干部”是第一性的概念普遍模糊。脱离学生的官僚气息是有的,与学习本末倒置顾此失彼的现象是有的,学生干部之间非良性的竞争也是有的,都不是个案,程度深浅不同而已。这很正常,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加之电商在萌芽和生长的初期,需要“纠偏”,也应该多些“容错”。

(八)

学研会、辩论协会和BCS

大三的上半年是我最充实的一个学期,因为无“官”一身轻,时间宽松了,身心也解放了。学弟学妹们骂学生会,我也跟着骂,说谁“官僚”,我也跟着复议。后来孟虹书记又找我谈心谈话,说我学习有进步、思想坏掉了。她说你去搞个新社团吧,以学习思想政治理论为方向,深入思考一下,怎样提高学生的思想政治觉悟。我没有想太多,只觉得社团名字一定要长,才够霸气。我跟书记说:社团叫“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学习研究会”。书记答复:叫“学研会”好了。

“学研会”刚成立的时候没几个人报名,大多数学生觉得这是一帮挂科被免的学生干部的思想改造班。“学研会”成立初期只有十个人,活动很简单,就是集中到图书馆读《求是》杂志和报纸摘要。刚开始感觉挺枯燥的,后来逐渐找到兴趣点,因为每一篇文章都写的很好,大家经常会对一些“金句”啧啧称赞,久而久之说话也是一套一套了。也许思想开悟是潜移默化的,但表达能力和文字能力的提高是肉眼可见的,这是“学研会”带给大家的直接收益。

后来我还加入了辩论协会,其实用“加入”两个字不太准确,辩论协会是电商第一批成立的四个协会(社团)之一,是我当学生干部时找蒲院长申请的。当时蒲院长说:“成立谈判协会应该更好,要以发展的眼光看问题,未来要的不是零和博弈,而是互利双赢。”这是院长的原话,我当时没听太懂,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理由,蒲院长一向很豁达,最后也就依我了。也许因为“得来不易”,我对辩论协会有些偏心,协会一直由团委直管,不属于社团联合会。再次“加入”的时候我很感动,当时的会长是一名叫赵浩洲的大一新生,他对我说:那个从没离开过的人终于回来了!说得我眼角都湿润了。

可能是因为对辩论的执念太深,加之“战绩”不错,我一直希望它能更纯粹一些,但有一帮会员在协会内部弄了个叫BCS的东西,好像是研究商业的,力求多元化发展辩论协会。后来分歧越来越大,BCS就分化出去另立门户了。据说这个社团后期发展得非常不错,我也深感在夹缝中、斗争中成长起来得学生团体生命力很强,特别是意志力很强,这是危机意识、忧患意识在大学校园的充分实践、成功典范。

(八)

林林总总

还有一些记忆,不知道该怎么归类。有的也不属于我,既然回忆起来了,就也记录下来吧。

那时候的寝室不像现在设施齐备,没有空调也没有热水器,有种叫“热得快”的烧水器很普及,但算作违章电器,这方面学校检查很严格,不少人因此受到了处分。比起现在的寝室,多了一台座机电话,存在的意义主要方便家长来电查寝,但室友们总会很默契地相互补台。

我不太爱参加集体活动,男生们一波喜欢打网游,一波喜欢踢足球打篮球,两波人也有很多交集,热闹是他们的,我都不在其中。双扣斗地主炸金花我也不会,只是偶尔打打麻将,人菜瘾大那种,十打九输。毕业后,留校的同学还是会在周末准时“召唤”我,特别强调让我坐“送钞车”过来。

公益活动我参加的也不多,入党之后献过一次血,算是数的出来的为社会做贡献。快毕业的时候,和邓华东等几个04届同学的去了“三下乡”,地点在梓潼和南部交接的一个小山村,村名记不住了,给乡村小学上过几节课,那个小学很破旧,讲课的时候有棕色的山羊冲进来顶我们。“三下乡”回来后写了篇实践报告,改了改当做毕业论文交了。蒲院长是我的导师,给了句“实践出真知”的评价,一字未改,一次性过关。

学校闹腾得最厉害的一次,应该是05年开始的“改制”,我们得知电子商务学院要从西财的二级学院改为独立学院,很多人都炸锅了,各种谣言和“阴谋论”满天飞。说最多的是“学校把自己卖了,也把我们卖了”,好在只有些过激言论没什么过激行为,记得那时候院领导和班主任天天都在做学生思想工作,事态也就渐渐平复了。现在扪心自问想想,闹的那些人真心欠学校一句道歉,“改制”的最大受益者是谁?还不是我们这四届电商的学生,各种缘由大家都懂。

记得我们快毕业的时候,有人写了一篇《电商学院十八怪》,笑谈学校林林总总,着实让人感慨万千,如今已经寻不到踪影。

我挺想写写黄院长的,但不知道该怎么下笔。他不像蒲院长那样潇洒大气,总能高一个维度帮你打开僵局;也不像孟书记那样细致缜密,仿佛再杂乱无章都能整理得井井有序。我对黄院长更多的印象是低调内敛、务实谦和、文质彬彬,大学四年,他没有表扬过我,也没有批评过我,没有对我做过的任何事情给予任何评价,但却有种无声的力量影响着我。我在校网上看到过他的近照,头发全白了,和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有几分相像,更显儒雅,但也有点莫名心酸。

还有很多的老师,给予我们指点帮助;还有很多的教职员工,呵护我们健康成长;还有很多同学,相互影响共同进步;还有很多学弟学妹,对我们默默祝福,希望我们当好榜样……我们都记得,时光知味,岁月沉香,恕不一一言表,集体致谢。

(九)

快毕业了

大四那年,时间过得很快,大家都很充实,因为都有明确目标。考研的考研,找工作的找工作,还有些同学为了四六级和没修满的学分做最后的冲刺。

我是加入了找工作的大军,我那成绩保研无望,考研也考不上。本来是准备留校的,可以干两年再读研,结果我的简历被学工部交给了保卫部,我脑补了一下工作场景,打了个冷颤,放弃了。后来我才知道,去保卫部不是当保安,有点后悔,但于事无补。

我们那届在市场上很吃香,工作大多找得很好,几乎每个人手中都有几个不错的offer。一来是赶上了就业好年份,06年到07年的股市从1000多点涨到了6000多点,经济的高歌猛进拉动了就业的旺盛需求。二来电商学生的特点在应聘环节展现淋漓尽致,简直是砍瓜切菜,不得不说,1000多场的Presentation不是白练的。据说那一年西财以学院口径统计的就业率,我们排第二,研究生院以微弱的优势险胜。

我最后去了银行做HR,负责招聘,招我进行的姐姐在我签完合同后把她的岗位让给了我,她辞职了。其实这些都不重要,和大学的记忆没什么关系。大四那年,留给所有人的记忆,应该是“散伙饭”。相信对每一个“过来人”而言,那不是饭局,而是酒局,人生只有一次的、被赋予大学意义的、能够引起集体回忆的酒局。

记得那天刚开始的时候,场面就有点失控,大家都知道,曲终人散总要离别,所有遗憾都将过时不候。吃的什么已不重要,感情都在酒中,乙醇在血管里奔流,酒精在肠胃里翻滚,都在互相拥抱,都在互道珍重,就连平时说不上几句话的,都感觉缘分难以割舍,感情奔涌冲动。那天就是集体买醉,一个个“人仰马翻”,一个个“原形毕露”……

后来,大家觉得还不够尽兴,要一起去KTV唱歌。我说什么都不想去,因为第二天是毕业典礼,学校让我作为毕业生代表发言。班长从上衣兜里掏出一张折成方块的纸,扔给我说“早给你准备好了”,到包房先接受班级审阅……

就这样,我跟着去了KTV,大家在光斑中尽情嘶吼,我躲在角落默默读稿。前半场,我反复告诫自己,一定少喝点,意思一下就好,明早还要发言。可后半场……我完全不记得什么是后半场了。

出来的时候还有些残存的印象,那晚下起了小雨,大家相互搀扶,还在推心置腹,说着带着狠话的祝福,泪水和雨水杂糅中双眼也渐渐模糊……

雨应该没下多久,第二天早晨风和日丽,我洗了个冷水澡走出房门,阳光有些刺眼。很多学生家长来了,异地恋的男女朋友来了,学弟学妹们也都来了,比03年的那个盛夏还要热闹。

大家穿着学士服各种凹造型、各种摆拍,把学士帽尽情抛向蓝天,还有的人把康大爷的长扫帚给抢了,骑在胯下cos哈利波特……

蒲院长的讲话大气磅礴、鼓舞人心,让人感觉广阔天地、大有可为,繁荣富强、舍我其谁。管勇老师的发言正能量中带着诙谐幽默,一种“年轻的朋友再相会”的欢乐氛围。我那篇写成伤痕文学的毕业感言显得格格不入,加之感情已在前一晚过度宣泄,站在台上时早已疲惫不堪,但身体是虚弱的,感情是炽热的,读到最后的时候,我又哭了……就这样,画上了一个不太完美的句号。

(十)

未完待续

故事写到这里,应该就差不多了。

毕业后三个月,天府第一届入校,我和他们擦身而过,没有直接交集。那年的九月,周杰伦发行了第七张专辑——《依然范特西》,听着“千里之外”,反复确定,我们已悄然走开,故事已在城外。但仿佛与天府又是永远的“时空伴随者”,因为我们有着同样的人生坐标、同样的青春年少,同样的时间被安排、演一场同样的“意外”……

十年后,学校让我作为校友代表,在校庆时发个言。念完准备好的材料后,我合上稿,看着台下的场景,对视着一双双或熟悉、或陌生的眼睛,忍不住又将毕业感言的最后一段,一字一句,读了一遍。那一刻,头脑在过电,背脊有些发麻,内心五味杂陈,是眷恋释怀,还是自我感怀,一种无法言表的感觉……

再后来,我偶尔也回学校走走看看,走一走光华广场上的青石板,依旧在脚下延伸;看一看曾经栽种的小树,如今已经枝繁叶茂;听一听那熟悉的铃声,晨一声、晚一声、声声在校园回荡;吹一吹猫儿梁上清凉的山风;望一望烟火在夜空绽放;同学们来来往往的身影,仿佛也是曾经的自己在这里穿行……

校园里多了不少建筑、店铺、景观、设施,也多了不少的学生和老师,大多数我都不认识了,但一草一木、一砖一瓦却还是那么熟悉,和离开时没什么改变。尽管电子商务学院也已经更名成为天府学院,但是对我而言,无论她改成什么名字,都是一幅永不会褪色的画卷,都是我思绪深处的大学,凝聚四年回忆的圣地,弥足珍贵、永铭记忆。

天空不曾留下我们的痕迹,但我们已经飞过。我们就这样,任时光匆匆而过,各自奔向天涯。韶华也不为少年留,转眼间二十年就过去了,想想我们与她同在的时候,这一届的天府学子才刚刚降临到这个世界。如今,我们走了,她还在那里,哺育着新人,她永远都在,都在心里。未来的未来,也会有无数个二十年,也会有无数的二十岁,踏着我们的足迹,将故事继续…… 

 


相关资讯

  • 14

    2019. 10

    学校党政领导一行赴甘孜县开展对口帮扶调研工作
    10月13日,校长蒲果泉带队前往我校对口帮扶深度贫困县甘孜县,开展对口帮扶实地调研。随队参加调研的有党委副书记(主持工作)周敏,党委副书记黄琳,校长助理、扶贫办主任刘强。甘孜县县委副书记李灿对我校一行人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甘孜县对援办、来马镇干部和我校驻村干部陈实陪同调研。
  • 10

    2023. 01

    四川传统文化研究中心赴北川开展产教融合平台建设调研
    四川传统文化研究中心赴北川开展产教融合平台建设调研1月7日,四川传统文化研究中心就我校开放性产教融合平台——“传统技艺文化研究与创新平台”建设可行性赴北川展开调研。调研组由西南财经大学天府学院副校长刘强带队,文化与教育学院副院长(主持工作)史正刚,现代服务管理学院副院长何亮,四川传统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张尓君、主任杨艳霞等随同参加调研。参观北川草编研学体验中心调研组一行在北川羌族自治县和谐旅游开发....
  • 10

    2023. 01

    【会计学院】行稳致远谱新篇 勇毅笃行向未来—会计学院全体辅导员召开20...
    【会计学院】行稳致远谱新篇 勇毅笃行向未来—会计学院全体辅导员召开2022年度工作总结大会2023年1月4日上午,会计学院全体辅导员通过企业微信会议召开了2022年度工作总结大会,学院党总支副书记冯梦然、严飞雷及全体辅导员参加了本次会议。总结大会线上截图会上,各支部、职能板块负责人汇报了2022年来各项工作的开展具体情况,工作中出特色、出亮点,争做学生管理工作的排头兵,也阐述了工作中存在的困难与不足,在反思中提升...
  • 09

    2023. 01

    关于转发做好2023年度卫生人才评价考试工作的通知
    全校教职工:根据四川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办公室下发的《关于做好2023年度卫生人才评价考试工作的通知》川卫办人事便函〔2023〕1号文件精神,凡符合条件并有意报考的教职工可在2023年1月10日-15日间登陆国家卫生健康委人才交流服务中心官网(www.21wecan.com)预报名。附件:关于做好2023年度卫生人才评价考试工作的通知人力资源管理处2023年1月9
图说天府
> 更多
最新资讯
> 更多